您的位置:首页 > 业务介绍 > 考察随笔

 

“被动房”——城市最佳实践区德国汉堡之家案例评述


黄敏恩

“被动房”,是城市最佳实践区德国案例——汉堡之家的别称,是座办公和居住的综合体,由汉堡的Spengler & Wiescholek和Dittert&Reumschussel建筑设计事务所共同设计。从它在上海世博会获许展示开始,就已成为中国第一个获得认证的“被动房”项目。这类建筑在湿热的长江三角洲区尚属首例,每年每平方米消耗50千瓦的能量,相当于普通办公楼四分之一的平均能源消耗量。

同处“被”时代,我的好奇心被大大激活了。我排了很长的队,一心探究这所耗资420万欧元(折合人民币4300万元)修建,并将永久保留在中国的“被动房”,怎样演绎了“被”的精彩。

触动我的三句导览词

刚进门,导览员迎着我们说:“欢迎参观汉堡之家。各位请注意,这座建筑没有使用任何空调,但室内的人仍能感到舒适。现在的室外温度大概35℃。”我冒着汗心里嘀咕:“没有空调!外面火辣辣的太阳你们没看见吗?客人汗流浃背地进了门,连个空调都没有啊!?”随即,导览词引导我的感觉伸向屋内环境。咦?果然不太热!屋内虽然没有空调凉飕飕的刺激感,但是空气中有股清凉的暗流。我第一次触动了!

队伍首先参观地库层。导览员说了我们见面以来的第二句话:“各位已来到汉堡之家的地库层。在我面前的红色藤编物叫生命树。它除了装饰和象征意义以外,没有任何作用。”喔,第二句话竟介绍一件没有用的东西。像我们做规划的,哪敢说自己设计的东西没有用啊!我潜意识里即时反弹出一句话:“接下来介绍的每一件物品作用肯定非同一般!多么好的反衬手法啊!”导览词再次触动了我。

绕过生命树,来到旁边的设备控制室,导览员再讲:“这个房间是汉堡之家的心脏,面积占房屋总面积的5%,屋内全部节能环保设备的运转均由控制室内的电脑自动调节。技术为德国专利,中国暂时还没有。”真厉害!一般建筑空调设备能占总建筑面积的20%左右!我早就听过:在目前的低碳环保技术中,中国只掌握了约30%的低端部分,70%高端部分完全依赖从国外引进。今天我见到高端部分了。

三句导览词,完全打开了我聆听的阀门,我怀着学生般的热切心情,认真观察起这所神奇的房屋来。

“被动房”的密匙

“被动房”能为使用者提供极高水平的舒适环境,却不采用任何空调系统,也不产生任何废气排放,它的成功在于城市规划、建筑设计、使用者的配合等多个方面。

在城市规划方面,“被动房”身兼居住和办公两种功能,上班只需按下电梯键钮,而不需要在路上堵一个小时;房子的热工计算对象包括环境所产生的阴影,因为阴影可以降低建筑温度。

在建筑设计方面,“被动房”以体积紧凑的实心体为结构。保温和气密性能良好的外墙、以及充了氦气的三层玻璃窗阻隔了热交换,降低了冬夏采暖和制冷能耗。阳光、人体和室内电器等“被动热源”就能满足房屋绝大部分的热需求。房间最大的窗户不是朝南,而是面北,房屋热回收功率至少可达90%,制冷热回收功率最低也可达80%。


在建筑使用方面,只要建筑里面有人,就可以用做家务产生的热能制造拂面凉风,而不需要轰隆隆地开空调。室内的人不再“Active”——主动从环境中索取能源。反之,人成了能源运转系统中的一部分——不再独立于环境而存在,人在“被动房”中成了被动人(Passiven)”。

“被动房”的使用者是被动的,可房子本身却一点都不被动啊!它是所活的房子。它是城市规划、建筑物理、机械设计等多个学科的高度融合,体现出设计者无穷的智慧。我惊讶于“被动房”的精明!

一个深触我心的节能建筑广告

相比起开着冷嗖嗖的空调,放着低碳梦想动画片的城市未来馆;还有同样开着冷嗖嗖的空调,展示着些深奥难懂图片的罗阿大区案例馆;汉堡之家这所“被动房”深触我心。前者在谈梦想、遐想、理想,最终只能引起我的联想,有点像我们规划成果中的设计原则——指个方向而已;后者作为真实的存在,看得见、摸得着——充当了一个节能建筑的免费体验广告。

顺着“被动房”的体验路线走到顶层,有个全球未来升温预测的科普宣展厅,展板讲述了全球温度变化的预测数据。看看广州所处的亚洲东南部!20年后将升温约3℃,75年后将升温约5℃。现在的广州夏天已经能达到39℃,不久的将来还将升温到42℃以上!看到这些,我多么愿意生活在“被动房”这种办公居住综合体里:生活工作不需要开空调、上下班不需要堵车、不再做全球升温恶果的参与者。

如果在广州普及“被动房”

德国政府补贴建造“被动房”已有十几年历史。目前,有约六千座“被动房”。

有人问:“在上海普及‘被动房’可行吗?”汉堡驻上海联络处首席代表Lars说:“应该可以。‘被动房’不止是一个房子,更像一种‘概念技术包’。只要克服因气候不同带来的重新计算的困难,还有昂贵的造价,被动房可以在上海普及。”

广州跟上海类似,同属亚热带海洋性气候,同是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,应该能克服计算的困难和昂贵的造价。因此,我问:“在广州普及‘被动房’可行吗?”由于暂时还没有联系到Lars,我就在心里自问自答了起来。

“被动房”造价高昂。不连设备的毛胚房造价大概1万元人民币/平方米,连上设备和装修大概1.5至2万元人民币/平方米。建设费极贵,使用费极便宜,必须长久使用才有利益可言。对于建好了房子就卖给别人的房地产商而言,很难考虑长期结果。因此,在能源价格与建筑造价还差距甚远的近期,广州应该很难有开发商考虑建设“被动房”。

“被动房”是居住办公的综合体。综合体建筑是交通减碳的最理想方法。尽管越来越多的建筑综合体已经出现,但中国规划界似乎还没准备好接受这个事实,国标里就没有这种用地性质编码,而只能以“R/C”兼容性来表达。“高效、集约、紧凑”在中国规划的上层建筑里还仅仅是句规划原则,还没有深化成操作字典里的每个细节。我想:像德国那样政府补贴,自上而下实施,应该很难。

“被动房”技术包的计算精细到周围环境的阴影,对城市规划稳定性的要求之高可见一斑。 “被动房”地块的规划稳定了还不算,还要求周边地块规划也要稳定,房子才能真正被动起来。对于我们在规划管理过程中常见的“导则更改论证、设计条件论证、高度调整论证”,再加上城市地标建筑在珠江新城、海珠岛、白鹅潭来回折腾,谁有信心投资建设“被动房”?

看来,在广州普及“被动房”的日子应该还很漫长。

转念一想:近期普及不行,找个试点先被动起来行吗?在广州找个规划稳定、能接受居住办公综合体用地的地方,还要吸引来自建房并长期使用的投资者,应该可以建成“被动房”。灵光一闪,我想到了琶洲岛,以及岛上的总部研发用地!

广州的“被动房”可以从琶洲岛开始。

[作者简介]

黄敏恩,广州市城市规划设计所,规划研究部部长,高级工程师。